了解你的 ego

(一)

办公室里,两个人正就一个问题进行讨论。一开始,大家都在谈论事实,并以事实为依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。

慢慢地,讨论越来越激烈,变成了争论,他们把事实和观点混淆起来了。有一方,用更大的音量,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观点,试图来让对方认识到,自己的观点,就是事实。并且对对方竟然无法理解自己表达的客观事实,感到非常的无语和奔溃。在无语和奔溃的边缘,又用更大的音量,重复了 N 遍自己的观点,企图通过涨红的脸,高分贝的音量,不断地重复,来说服对方。

对方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了。本来他还能理性地接收对方的事实部分,现在干脆连事实部分也直接忽略了,只要是对方的表达,就统统反驳,统统拒绝,不管是事实还是观点。

最后的讨论,鸡同鸭讲,不欢而散。

这个过程熟悉么?你从这个场景里看到了什么?

我们看到了不断变大的 ego 。啥是 ego ?简单讲就是“自我”。

The ego is the mind’s identity of our own construction, an identity that is false.  自我是我们自己构建的心灵身份,一种虚假的身份。

(二)

Ego 这么讨厌,竟然阻止我们理性地沟通,它从哪来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身上?

二十万年前的你,走在广袤的草原上,你和你的伙伴已经两天没有打到猎物了,一路上只摘了点野果充饥。你的伙伴已经开始绝望,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长时间饥饿了。

一个伙伴开始发牢骚,抱怨两天前,就不应该走这条路,而应该走另外一条路,说不定就不会遇到现在的情况了。他还就势坐了下来,不打算再走了,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你。

你身体里的怒气开始往上升腾,你涨红了脸,狠狠地揍了他一顿。带着胜利的余威,你发表了激情演说,号召大家跟你一起往前走。终于,你们打到了猎物,走出了困境。

关键时刻,你的 ego 拯救了你。实际上,你只是运气好。你当时也没有完全的把握继续往前走就能柳暗花明,你只是觉得,你无法忍受你的“本我”受到伤害,你必须用“自我”来保护她。你不想让自己陷入自我怀疑的焦虑里,你必须捍卫自我。

实际上,ego 的另外一个名称叫“自我防御机制”,指人们在面对挫折和焦虑时启动的自我保护机制,它主要通过对现实的歪曲来维持心理平衡。

(三)

在远古时代,物质匮乏,生活中危机重重。我们必须靠我们的 ego 来自我调节,保持适当的心理平衡。那些 ego 强大的人,可能会因为“固执已见”,“冥顽不灵”而早早地被滚滚的历史洪流淹没。但反过来,这些 ego 强大的人中,有一小部分被进化选择出来,他们的基因得到了传承。反之,那些 ego 弱小的人,要么在群体中属于从属地位,要么无法保护“本我”而倍受伤害,最终都消失在历史长河中。我们这些被进化选择出来的人,都继承了那些 ego 强大的基因。

然而,历史向前发展,我们终究需要协作,开放,这个时候的 ego 就成了我们成长的拦路虎。这是典型的,大脑进化跟不上时代发展。就像甜食一样,远古时代,高脂肪,高糖份的食物,是非常匮乏的,如果有机会碰到了,那肯定要大吃特吃。而社会发展到今天,至少在中国的大部分地区,食物已经不是问题了,但我们的大脑,还是停留在二十万年前,看到这些高脂肪,高糖份的食物,总是想多吃,总是想储存能量。

(四)

要避免 ego 阻碍自己的成长,首先要建立一个雷达,当你的 ego 变得强大起来的时候,能够给你发送报警信号。要建立雷达,需要先认识 ego 的替身。

否认,遇到事情,总是有意识,或无意识地进行否认,来缓解自己的焦虑和痛苦。典型地,没有认真思考事情本身的逻辑,仅仅是因为事情本身引起了自己的不舒服,就开始否认。这是典型的 ego 替身之一。

压抑,把不能接受的观念,情感冲动刻意抵制住。这些被压抑的冲动和失调,并没有消失,而是会通过其他的伪装重新出现。

合理化,给不能接受的观念,制造一个可以让自己接受的解释。典型的,如阿 Q 精神,再如酸葡萄心理,即把得不到的东西说成是不好的。

投射,将自我不能接受的冲动或观念投射客观或别人。自己心理阴暗,觉得全世界都是小人。

过度代偿,当自己在某一方面有明显的缺陷和不足时,会试图发展其他方面的长处,从而证明自己的价值。

退行,当遇到挫折和强烈的刺激时,人会崩溃,从而以原始的,幼稚的方法应付当前的情景。比如现在流行的“躺平”,就是一种典型的退行策略。

升华,这是一种最富有建设性的防御机制,它以社会认可的方式,来转化被禁止或抑制的能量。那些在生活重大变故中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就属于此例。比如曹雪芹《红楼梦》,就是在家道中落,生活穷困潦倒时写成的。

(五)

可见,ego 并不总是阻碍我们成长。只有那些无意识的,任由 ego 横冲直撞,把大脑设置为自动驾驶模式的 ego 才会阻碍我们成长。认识了这些 ego 的替身,当 ego 出现时,觉察它的存在,确认它就是你当下想要的选择,这些 ego 就会在受控的情况下,保护你。

是的,你永远可以做出选择。这是人类的终极自由。

犹太裔心理学家弗兰克尔 (Victor Frankl) 二次大战期间被关进纳粹死亡营,遭遇极其悲惨。父母、妻子与兄弟都死于纳粹魔掌,唯一的亲人只剩下一个妹妹。他本人则受到严刑拷打,朝不保夕。

有一天,他赤身独处于囚室,忽然顿悟,产生一种全新的对自由感受,日后命名为“人类终极的自由”(the last of the human freedoms),当时他只知晓这种自由是纳粹永远无法剥夺的。在客观环境上,他完全受制于人,但自我意识却是独立的,超脱于肉体束缚之外。也就是说,在刺激与反应之间,他发现自己还有选择如何反应的自由与能力。他在脑海中设想各式各样的状况。譬如说,获释后将如何站在讲台上,把这一段痛苦折磨学得的宝贵教训,传授给学生。凭着想象与记忆,他不断锻练自己的意志,直到心灵的自由终于超越了纳粹的禁锢。这种超越也感召了其他的囚犯,甚至狱卒。他协助狱友在苦难中找到意义,寻回自尊。

可是这并不容易,按照《思考,快和慢》中的理论,ego 属于快思考,你的情绪脑在不需要计算的情况下,第一时间就可以给出诱人的解决方案:削它丫的。而此时,你的理性脑还没有被唤起。古人云:三思而后行。刺激和反应之间的距离,决定了你的智慧和幸福。

(完)


Post by Joey Huang under daily on 2022-03-24(Thursday) 23:44. Tags: 每日随笔,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Powered by Pelican and Zurb Foundation. Theme by Kenton Hamalui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