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心和羞愧的妙用

警告:本文有恶心的画面描述,还会大量使用“屎”这个词,可能会引起你的严重不适。如果你正在吃东西,或有顾虑,建议立即停止阅读。后果自负。

(一)

户外大小便是世界上一些落后地区的普遍卫生问题。如何才能中止这种行为呢?答案看似简单:提供公共厕所就行了。许多年来,这也的确是许多慈善机构选择的策略。

1999 年,一个慈善机构资助了孟加拉国北部一些村庄的公厕建设。为了确保项目的成功实施,他们邀请了一位学者对项目进行评估。这位学者来到了孟加拉国的项目所在地。他发现,公厕的质量很好,也确实有很多人使用。但他在村子里行走时,还是经常踩到屎。说明有一部分人,依然没有使用公共厕所。他访谈了一些当地的村民,一个村民反问他:“你觉得,我真的应该把屎拉在那个比我家房子还豪华的建筑物里么?”

这位学者意识到,这不仅仅是个硬件问题,还是个行为习惯问题。更严重的是,必须培养绝大部分人使用公共厕所的习惯,这个项目的价值才能发挥出来。小部分人,哪怕只有 20% 的人依然在户外大小便,就无法解决这个严峻的公共卫生问题。

(二)

怎么办?大面积印刷标语,加大卫生宣传力度?这位学者意识到,对那些依然在户外大小便的人而言,公厕是一个他们不想解决的问题的解决方案。你做再多的宣传和说教,都不会起作用。

这位学者经过思考,研发了一个叫做“社区领导整体卫生”的方法。他们把训练有素的顾问派到各个村庄,以“考察卫生状况”为名开展工作。顾问带着村民,在村子里“徒步旅行”。

他问一些村民,你们都在哪儿拉屎?村民们带着顾问到了户外公共排泄场所。但村民们觉得很丢脸,想赶紧离开。顾问却停了下来,问道:“今天有谁在这里拉屎了?”少数村民举起了手。

顾问指着地上的屎接着问道:“这是谁拉的屎?为什么是黄色的?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“那是谁拉的屎,为什么是棕色的?”

依然没有人回答。村民们开始面红卫赤。顾问发现一只鸡在低头啄屎,趁机问道:你们会吃这样的鸡么?大家不情愿地点点头。

顾问们接受过专业训练,所有的问题都不带感情色彩,他们只问问题,不提供任何建议或意见,也不作任何评判。

(三)

顾问让人拿来一杯矿泉水,询问一位妇女,是否愿意把这杯水喝掉。她回答没问题。顾问询问了其他人,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。

接着,顾问从他头上揪下来一根头发,问大家:“我手里拿着什么?”

“头发。”一些村民回答。

“大家能看得清么?”

“看不清。太细了。”村民回答。

顾问拿着头发,朝一坨屎走过去,将头发蘸上屎,然后把脏头发扔进水杯里,摇晃着搅匀。

顾问请一位村民喝这杯脏水。村民拒绝了。顾问问:“你为什么不愿意喝这杯水?”

“因为水里面有屎!”村民回答。

顾问请其他的村民喝这杯脏水,所有的村民都拒绝了。

顾问一脸迷茫地问:“一只苍蝇有几条腿?”

“六条。”村民们回答。

“你们有没有见过苍蝇趴在你们的食物上?”

“有。”

“你们会把食物给扔掉吗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那么,你们吃下去的是什么呢?”

村民们的恶心和羞愧达到了顶点。真相已然大白:村民们一直在彼此吃对方的屎,而且一吃就是好多年。村民们个个义愤填膺,那些依然在户外大小便的村民,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。

(四)

实际上,顾问并没有提供任何新的信息。村民们也会踩到屎,也会看到鸡在啄屎,也会看到苍蝇乱飞。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讨论这个问题,他们选择掩盖这个问题,就像“房间里的大象”,它就在那,但没有人愿意承认看见它,也没有人愿意讨论它。

顾问只是把这头大象,摆在了桌面上,让大家直面它,讨论它。仅此而已。


Post by Joey Huang under daily on 2022-03-22(Tuesday) 23:44. Tags: 每日随笔,

Comments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

Powered by Pelican and Zurb Foundation. Theme by Kenton Hamaluik.